小国之殇—— 地图上的亚美尼亚和阿尔扎赫

2020-11-29


微信图片_20200928222109.jpg

小国之殇——

地图上的亚美尼亚和阿尔扎赫

序   言

     最近一段时间,高加索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忽然大打出手,瞬间成了热点。双方争夺的焦点实际上就是位于阿塞拜疆境内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简称纳卡地区)。纳卡地区又称阿尔扎赫(Artsakh),大约在公元前180年,该地成为亚美尼亚王国的十五个行省之一。苏联时期属于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管辖下的一个自治州,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居民大多数是亚美尼亚人,长期以来都不满于被阿塞拜疆所统治;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双方围绕着纳卡的归属问题爆发了武装冲突,苏联解体后,纳卡于19911210日宣布独立,改自治州为共和国。战争持续至1994512日,两国达成全面停火协议,阿塞拜疆丧失了对纳卡的控制权,以及对周边七个地区的全部或部分控制权。2017220日,经全民公决通过,正式将国名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改为“阿尔扎赫共和国”。不过除亚美尼亚外,未获得其他任何国家的承认。纳卡地区在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都依赖于亚美尼亚,其地位等同于亚美尼亚的附庸国。

     鉴于该共和国在国际上不具有合法地位,因此各国出版的地图都不予以标注或绘制。若想了解其政治地理现状,或展现其行政区域面貌等的地图出版物,来源渠道是相当困难和狭窄的。只能从本地或亚美尼亚获取,笔者所幸在Ebay网站一亚美尼亚卖家购得相关地图两种,即《亚美尼亚道路地图(The Roads of Armenia)》和《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Armenia and Mountainous Karabakh Map)》。两种地图均由亚美尼亚编制发行,并把纳卡地区囊括进来,视为天然的一体,这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

简   况

     《亚美尼亚道路地图》(以下简称《道路地图》),2013年埃里温Collage出版社出版,平装本略呈窄32开大小,亚美尼亚文、英文双语对照,包括纳卡在内的分幅地图和主要城市市街图等36页,而地名索引等则另附一36开的小册子,插入封底扉页的书袋内。

     《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Collage出版社2016年出版,二开单面彩印,亦为亚美尼亚文、英文双语对照,比例尺1:40万,主要表现亚美尼亚和纳卡的行政区划及交通旅游等,无地形表示。地图折叠后衬以窄32开大小的厚纸外壳作为护封。两种地图均出自同一家出版社,在编制体例和内容上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因此仅就《道路地图》作一简略的介绍和梳理。

     《道路地图》开篇为总图一幅,附检视图及图例;其次是分幅地图13幅,按自西向东顺序平均拆分为正方形方格,方格内标注经纬度,比例尺1:30万,无地形表示,各省以不同颜色区分;最后是埃里温(Yerevan)、久姆里(Gyumri)、瓦纳佐尔(Vanadzor)和斯捷帕纳克特四座城市的市街图;末附亚美尼亚及纳卡各地道路里程表。

    亚美尼亚共和国面积29,743km²,人口306.25万(2019年),全国划分为十省(或称县、州)一市,一市即首都埃里温市,十省按字母先后顺序是阿拉加措特恩省(Aragacotn),面积2,753km²,省会阿什塔拉克(Ashtarak);阿拉拉特省(Ararat),面积2,096km²,省会阿塔沙特(Artashat);阿尔马维尔省(Armavir),面积1,242km²,省会阿尔马维尔;格加尔库尼克省(Ge'larkunik),面积4,070km², 省会加瓦尔(Gavar),原名卡莫(Kamo);科泰克省(Kotayk),面积2,089km²,省会拉兹丹(Razdan);洛里省(Lori),面积3,789km²,省会瓦纳佐尔(Vanadzor),原名基洛瓦坎 (Kirovakan);希拉克省(Shirak),面积2,681km²,省会久姆里,原名列宁纳坎 (Leninakan);休尼克省(Syunik),面积4,506km²,省会卡凡(Kafan);塔武什省(Tavus),面积2,704km²,省会伊杰万(Idjevan);瓦约茨佐尔省(Vayoc'Jor),面积2,308km²,省会叶海格纳佐尔(Yegheknadzor)。

           在阿塞拜疆境内,有一块格加尔库尼克省管辖的飞地阿茨瓦申Artsvashen),目前被阿方占领控制,阿方称该地为巴什肯德。

    阿尔扎赫共和国实际控制区域已超过原自治州的范围与亚美尼亚相连,面积超过5000平方公里。行政区划分为七省(面积资料暂缺)一市。一市即首都斯捷帕纳克特市(Stepanakert),七省按字母先后顺序是阿斯凯兰省(Askeran)、哈德鲁特省(Hadrut)、卡扎赫省(Kashatagh)、马尔塔克尔特省(Martakert)、马尔图尼省(Martuni)、沙胡米安省(Shahumyan)、舒沙省(Shushi)。各省除卡扎赫省省会贝尔佐尔(Berdzor)和沙胡米安省省会卡瓦察(karvatchar)外,其他五省省会名称与省名相同。

     沙胡米安省东北沙胡米安市及其附近,以及马尔塔克尔特省、马尔图尼省与阿塞拜疆交界处部分地区为阿方控制。沙胡米安市本应是沙胡米安省省会,由于被阿方占据,故而省会暂设在卡瓦察。另外,阿塞拜疆称斯捷帕纳克特为汉肯德,贝尔佐尔为拉钦。

地图特色

     对照图例,《道路地图》在注记符号的使用上,大致有下列六大类:

     一、边界

     分为国界、行政区界(省界)两种。另以绿色粗柱状条纹表示保留地(served territories),主要指国家公园、禁伐区、禁猎区等,在与阿塞拜疆交界处被阿方占领控制的区域也用柱状粗条纹线予以标示。

    二、交通路线

    包括公路(黄底红双实线表示主要公路、白底红双实线表示其他公路、红单实线表示地方公路),铁路、索道、隧道、边检站(过境点)、机场(国际机场、地方机场、在建机场)以及公里里程符号(主要道路里程和其他道路里程)。

    三、自然景观

    包括山峰(标高)、山口;河流、运河、干河;胡泊、水库(标水深);沼泽、盐沼、荒原;瀑布、水渠;洞穴、山岩、千年古树等。

    塞凡湖(Lake Sevan),湖泊全域位于格加尔库尼克省境内,面积1360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约3%,是高加索地区最大的高山湖泊。四面环山。湖水由拉兹丹(Razdan)河经阿拉斯河(Araks)注入。湖域由小塞凡湖(西北方,最深达86米)和大塞凡湖(东南方,最深达40米)组成。盛产鱼类,鳟鱼尤多。湖滨有数座闻名于世的古教堂、修道院。亚美尼亚设立了塞凡湖自然保护区,也是该国重要的旅游胜地。

    四、基础设施和公路编号

    基础设施包括休闲区、博物馆;湖滨度假胜地、冬季体育运动中心。公路编号按欧洲国际公路 (编号E)、国际公路(编号M)、省际公路(编号H)、其他公路(编号仅有数字)。亚美尼亚全国公路总长为7570公里(2015年),尚无严格意义上的高速公路,仅有的一条欧洲国际公路E-117路面状况最好的,E-117起自俄罗斯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矿水城,经格鲁吉亚第比利斯进入亚美尼亚,由北至南横穿全国,经久姆里、埃里温、戈里斯(Goris)止于最南边休尼克省的梅格里(Meghri),亚境内全长约五百公里左右。

    《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的公路编号除开欧洲国际公路,其他则按国别区分,如亚美尼亚和阿扎赫境内公路编号U、格鲁吉亚境内公路编号S、伊朗境内公路编号A、阿塞拜疆境内公路编号M、土耳其境内公路编号仅用数字标示。

    五、居民点

     一是城镇乡村按人口数量分为十万以上、三至十万、一至三万、一万以下四种,在人口较多的城镇增加了深灰色的不规则块状图案表示街区覆盖范围。同时,各城镇大小不一,则字体各异,凡有不规则方块覆盖的城镇字体均作大写黑体。此外,还特别标注了在格鲁吉亚和伊朗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定居点(村庄)。《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增加了在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定居点(村庄)。二是包括了一些人类遗址或人造构筑物,如废弃村庄、古代废墟、历史遗迹、天文台等。

《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图例表还专列地名一栏,大写粗黑体的城镇分类更加细化,字体按人口多少依次变小分为五种,即百万以上(仅埃里温)、十至五十万、五至十万、二至五万、二万以下。其他专有名称(首位字母均作大写)村庄用小写黑体,废弃村庄小写黑色斜体,古代废墟用大写深红色斜体,历史遗迹用小写浅红色斜体,省名用大写紫色正体,山岳用小写紫色斜体,禁伐(猎)区用大写绿色斜体。《道路地图》中的专有名称字号、字体大致相同。

六、名胜纪念地

    包括史前文明遗迹、岩石雕刻、古希腊建筑、修道院、教堂、Qaravan Saray(估计应是伊斯兰古建筑)、古桥梁、亚美尼亚十字架石、其他名胜纪念地。其中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名胜纪念地还专门用黄底红字的方框加以特别标注。

    综上所述,两种地图整体设计简洁明快,地图色彩鲜艳,层次清晰,突出了亚美尼亚、纳卡两地行政区划现状,彰显其领土主权的声索和态度,且着重于交通旅游、历史文化等,不仅针对国内民众参考使用,更是向世界进行推广和介绍的最佳名片。

后   记

    经过45天的激烈冲突,阿塞拜疆攻占了纳卡南部大片领土,并控制了首都斯捷帕纳克特南郊重镇舒沙(相距约十公里)。1110日,亚阿双方在俄罗斯的斡旋下签署了一份关于结束纳卡战事的声明。根据协议,阿塞拜疆除获得已控制的地区,亚方还要让出更多的领土。据说不光割让土地,还要向阿方赔款五百亿美元。

    这场冲突,亚美尼亚成了彻底的失败者,当年好不容易拿到的土地,一下子损失殆尽!真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让人唏嘘不已。究其原因,其核心所在正是战略上的极大失误,抱错了大腿,结果“爹不亲,娘不爱”,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跳进去。亚美尼亚在人口、经济、军事等的体量上均远逊于阿塞拜疆,想再夺回来,几乎是难于上青天了。

    曾经有人恬不知耻地说什么“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这般屁话。然而,没有国家的强大,何来小民的尊严?!死了简直连狗都不如!

    可怜亚美尼亚这样的小国,恐怕今后只能拿着地图流泪望空长叹了。

DSC00238.JPGDSC00237.JPGDSC00242.JPGDSC00244.JPGDSC00256.JPGDSC00257.JPG

以上《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图》

Scan Image_102.jpgScan Image_103.jpgScan Image_104.jpgScan Image_105.jpgScan Image_106.jpgScan Image_107.jpgScan Image_108.jpgScan Image_109.jpgScan Image_110.jpgScan Image_111.jpgScan Image_112.jpgScan Image_113.jpgScan Image_114.jpgScan Image_115.jpgScan Image_116.jpgScan Image_117.jpgScan Image_118.jpg

以上《亚美尼亚道路地图》

微信图片_20201116204017.jpg

最新局势图(来自网络)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