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我在归兰等你!(贵州·邱祥彬)

2021-02-19

归去来兮,我在归兰等你!

年少时品读《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感觉到这便是陶渊明“感吾生之行休”的愤世嫉俗结局。现在,再细细品味,方觉自己的肤浅。最终,我在归兰山寻到了答案。

归兰山耸立在都匀东部的阳河河的右岸,是地壳运动导致山体崩塌形成的一道山梁,断层前端陡壁凸凹不平,宛如人面巨龙雄踞于群峰之巅,五官俨然,鼻子突出,惟妙惟肖,故称鼻子岩。

归兰山是水族同胞神往的圣山,近百个自然民族村寨众星拱卫,星罗棋布散落在丛山之中,阡陌纵横,天人合一。归兰水族乡也因此得名。用石头铺成的羊肠小道沟通了村民间的交流和往来。山高水高,山泉滋润着翁降寨中保寨鱼,世代相传,神秘莫测,蕴藏很多玄机。归兰山绝壁高处,两壁危岩耸立,尤如开启的石门。山涧的瀑布分飞跌而下,形成多级瀑布,水花四溢。山峰兀立,行云流水,一动一静,令人目不暇接。

归兰山独特的自然风貌走进你的眼帘,古朴典雅的民族风情就走进了你的心房。这分明就是陶渊明心中的桃花源,脱下官袍卸去乌纱的陶渊明如若到斯,《归去来兮》理当就是对归兰山水田园的抒怀。

水族是唯一聚居在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其中,都柳江流域居住的水族人口占全国水族人口接近90%。水族祖先经过三次迁徙,定居在300多千米的都柳江两岸,与苗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同胞生生不息,水乳相融。“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他们是归兰山的主人。都柳江流域的自然和人文孕育了对区域性甚至是世界性有影响的璀璨的亚文化群。

水族祖先从迁徙民族逐渐向农耕民族转化,滋生了水书。水书被誉为水族的“易经”“百科全书”。水书列入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和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水族祖先认为农历九月万物随阳而终,当复随阴而起,无有终己也。因此,水历以农历八月的第一个戌日为一年之终、第一个亥日为新年之始,于是萌生了水族祭祀先祖、庆祝丰收活动的文化情节,催生了依据水历和水书推算节庆日期的习俗。每年水历十二月下旬至次年二月期间约2个月时间,每逢亥日,水族就会沿都柳江而下,分7个批次次第举办相当于汉族的辞旧迎新的盛大年节性庆典活动“端节”“端节”是世界上历时最长、批次最多的民族节日之一,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按照水族迁徙历史和血缘部落联盟谱系,水族第一端就在山麓的乌卡水族村寨。每年水书先生和寨老择好时辰后,都会在翁降村后朝山脊的岜显的一个巨石拱卫的平台上集中,水书先生和寨老“烽火台”敲响铜鼓,铿锵浑厚的铜鼓声犹如吹响集结号,拉开了“端节”的序幕。铜鼓芦笙此起彼伏,斗牛赛马场面热烈、欢歌笑语终日不绝。

中国很多传世的精典作品,往往就是作者徜徉在山水之间。当年,苏东坡途经九江,游览瑰丽的庐山山水,触发逸兴壮思,在《题西林壁》中留下“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着实形象地描绘出了移步换形、千姿万态的庐山风景。千古佳句宛如东坡先生为丘壑纵横、层峦叠嶂,此起彼伏的归兰山写真。

梁实秋曾经评价“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但是那平不是平庸的平,那淡不是淡而无味的淡,那平淡乃是不露斧凿之痕的一种艺术韵味”。

归兰山层层错落的梯田,牧童晚归。错落有致的木楼,炊烟袅袅。一幅幅田园牧歌的风情画卷,心旷神怡,宛如与吟唱唐诗宋词的风流才子不期而遇。

穿越时空,如果恬淡旷远胸襟、孤傲高洁品格的陶渊明不辞彭泽县令,晋朝只是多了一个有良知的官员,中国诗坛上却少了一位伟大的山水田园诗人。归兰分明是陶渊明的归隐之地,归兰分明是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归兰分明守住了陶渊明心中的那片净土。

作    者:邱祥彬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