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会战》贵州部分(独山、都匀)考释—— 兼对《行走黔桂边境(一名亲历黔南事变侵华日军老兵的战地回忆)》的再考证

2019-11-24

DSC06897.JPG

《广西会战》贵州部分(独山、都匀)考释——

兼对《行走黔桂边境(一名亲历黔南事变侵华日军老兵的战地回忆)》的再考证

由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著的《战史丛书》,是日本官方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全记录的巨著,全套达102册,由朝云新闻社在19661980年间分批出版。这是一部研究中国抗日战争及二战期间日本整体对外侵略战争过程的珍贵历史档案,由于执笔者几乎都是亲身经历过战争的原日军军人,因此其真实性、可靠性较高,保留了很多第一手材料。诚然,书中不少地方都贯穿着“大东亚战争史观”的军国主义思想,按照日方的解释是“丛书由原军人执笔,在一些内容中也能看到其为了保持军队及军人名誉而做出的辩解性叙述。”不过,从文献或者是战史研究遗产的角度看,对研究者而言,它都是不可或缺的。

《广西会战》是丛书“一号作战系列”的第三册(编号30,前两册是河南会战和湖南会战),196910月发行。“一号作战系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有天津市政协编译委员会编译, 作为《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 译稿》系列一部分由中华书局出版,各分上下册,共六册。政协都匀市委员会文史资料与学习委员会编印的“《都匀史录》之三抗战纪事”中第281—304页“《(广西会战)戎机管窥(摘要)》”是否摘录自天津市政协编译委员会的编译本尚不得而知。其编者按是这样叙述的:“《广西会战》是日寇侵华战争中一号作战的第三部分,又称‘打通法属印度支那作战’。书中所述主要内容是19446月至19451月间,日军为打通粤汉路南段而进行的侵略战争经过。现将其派遣第六方面军第11军第3师团、第13师团入侵贵州之谋划(第7/8章)摘录如下,其运筹及描述有的地方与我方所述颇有出入,仅供参考。”

至于出入在哪些地方?出入的地方大不大?没有进一步的指明,笔者的兴趣点和专注点偏重于古代史,对近现代史关注不多,也不甚了解。只是研究古旧地图的关系,才牵连些许。这次从日本古本屋购得这一套“一号作战系列”,是为了厘清之前在《行走黔桂边境(一名亲历黔南事变侵华日军老兵的战地回忆)》一文中存疑的部分。个人认为,仅就黔南事变的相关史实而言,日方的记录似乎要更为全面、翔实、可靠些,而国民党方面的资料就零落稀拉、乏善可陈。

《广西会战》一书中涉及黔南事变的主要在第七章“向独山、八寨追击”(P551—P638)和第八章“湘桂第二期作战的终结”内的“第十一军开始回撤”这一节(P639—P647)。《(广西会战)戎机管窥》对这一部分作了全文翻译,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其详情,我对原书和《(广西会战)戎机管窥》的译文进行了查证对照,提出粗浅见解一二如下,以供诸位参考指正。

一、关于进攻独山日军104联队一部的迂回路线问题

我在《行走黔桂边境(一名亲历黔南事变侵华日军老兵的战地回忆)》一文中,对日军进攻独山时,作者泉英世和《广西会战》一书在104联队一部的迂回路线的不同表述,究竟谁是谁非无法判定。《(广西会战)戎机管窥》的译文是:“……在上司附近重庆军抵抗甚为激烈,加之美机不断来袭,白天攻击难以奏效,联队长海福大佐命第一大队(大队长高桥赖友大尉)为迂回队,从上司经大地(上司西北偏北12.5公里)——老阳坝(大地西北7公里)——巴台(老阳坝北6公里)切断独山到平舟道路,逼近独山。”而泉英世绘制的地图是从朵罗方向而去的。

经查阅对照原文(619)是无误的,聯隊長海福大佐は第一大隊(長 高橋頼友大尉)を迂回隊として上司から大地(上司北北西一二・五)――老陽大地北西七粁)――巴台(老陽北方六)を経て独山――平舟(独山西方二二)道を遮断して独山に迫らせた。

从该书附录的地图(单张共十枚,折叠另装)“附图第八”可见,原文所述地名出现了两个错误,“老阳坝”在附图中标记为“老场坝”,而“巴台”则标记为“邑台”,经查1985年版、2005年版《贵州省地图集》以及《贵州省平塘县地名录》,无论是“老阳坝”还是“老场坝”,或者“巴台”还是“邑台”,按照其所示线路、距离均无法找到。只能大致推测“老阳(场)坝”在原河中乡河中村一带(今属卡蒲毛南族乡),“巴(邑)台”在卡蒲乡关上村一带。其线路自“巴(邑)台”东南侧拐向东,经摆卡(属卡蒲乡)进入独山。那么,从附图看,迂回路线与原文是高度契合的,好似铁板钉钉了,但实际上是否如此呢?

因为按照这个路线前进的话,要穿越两县交界处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几乎没有可供快速机动通行的道路(不排除有山间小道),是极不利于行军作战的。答案在第625页插图第四十九“独山附近步兵第百四联队战斗经过要图(十二月一日——三日)”找到了。图中十二月一日夜宿朵罗,与泉英世所绘地图一致,不同的是在朵罗偏东北方向,向西侧画出了一条虚线,并注明“所命の進路”,意即“所命令的前进路线”,这就很清楚了,他们并未按原定路线,而是抄近路走的。

624页至第625页“第一大队突入独山”一节原文是如此描述的:

ところが昼過ぎ(十二月二日)午後一時ころ第一大隊から(一一三〇独山突入)という電報が入った。第一大隊は二日の夕方にでも石牌井(独山――平舟道上)に達して重慶軍の退路の一つを遮断できればと期待していたことは事実であるが、午前十一時三十分に独山突入とは予期しないことであった。海福連隊長と野々山参謀は、しばらくは真偽不明としていたが、再度の電報入手により事実であることを知って安堵の胸を撫で下したのであった。海福大佐は直ちに師団にこれを報告した。

《(广西会战)戎机管窥》的译文是:第一大队冲入独山十二月二日十三时许,接到第一大队“1130分冲入独山”的电报。本来预计第一大队在二日傍晚可能到达石牌井(独山——平塘道路上)切断重庆军的一条退路,却未料到1130分即已冲进独山。海福联队长和野野山参谋一时真假难辨,直到再次来电证实,方始放心。海福大佐马上向师团作了报告。

因此,104联队第一大队的迂回路线没有按原计划进入平塘绕道进取独山,但是在另册附图中未予以更正,其缘由不明。造成的后果是以讹传讹,真相难辨。

二、关于日军侵入都匀的经过

八年抗战,有一个很流行、很普遍的说法,既是“北起卢沟桥,南到深河桥”,泛泛而论,这也是无可厚非的。黔南事变,日军所达到的最远处,国内一般认为在三都、丹寨、独山一线,而有关日军侵入都匀的记录却寥寥无几。《广西会战》则较为详细地记述了这一过程,侵入都匀的是步兵第六联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场市郎左卫门),原文第634页至第636页记述如下:

大隊は午後四時三十分出発、都匀に向かい重慶軍を急追した。折から寒気はげしく降雪も伴い、試製襦袢のみでは寒かったと簗場大隊長は語っている。を発して稲田の間を縫って行くこと六で、右に龍泉山を望み八高原から更に高きこと六十米の大峠を登れば、これからは高原を貫いたり、また山を越えて渓谷に沿って都匀に到るまで屈曲したり上下したりで、歩行はすこぶる困難な地形である。道も人馬一列で行進できる小径で、石敷の階段も片側は崖で、しかも降雪は三十~四十糎あって人馬ともにことごとく滑り転倒した。龍坪(都匀東南東一三)を過ぎて、その西方約五の無名部落に大隊長簗場大尉が進出したのは三日午後一時ころであった。

第十二中隊は当面する重慶軍約三〇〇~四〇〇名を攻撃中であり、目ざす都匀も指呼の間とみえた。都匀県城は一五〇米内外の山をもって囲まれ、南北に狭く東西に長い②盆地の中にあった。人口は約八〇〇〇人で桐油、茶等の集散地で海抜七二六米の無電局がある。かくて前衛は三日午後、都匀の東方牛場(都匀東方七)西方高地に進出し、独山――都匀道を眼下に目視した。捕虜の言によれば都匀には一軍司令部と二コ旅があるとのことであった。当時、都匀は友軍機の爆撃によるためか盛んに黒煙を上げて炎焼中のようであった。午後三時三十分ころ大隊長簗場大尉は次の電報を受領した。

第十三師団ハ十二月二日十三時三十分独山ヲ占領ス軍ハ追撃ヲ中止シ直チニ反転セントス第三大隊ハ追撃ヲ中止シ直チニ反転スヘシ

ここにおいて簗場大尉は大隊の反転を命令した。大隊は都匀を眼下に眺め、その将兵の意気は既に都匀、貴陽を呑むの概があったのに、突如として反転命令を受領したのである。今日まで都匀を目標として困難な山道をひたすら前進し、その都匀を目前にして反転のやむなきに至った。都匀への突入占領の成らざりし落胆と反転時の不安が交々至り、無念の涙をのみ都匀の黒煙を振り返りつつ、大隊は午後四時三十分ころ反転を開始したのであった。

《(广西会战)戎机管窥》的译文是(红色字体部分为笔者翻译):

大队于(12月2日)16时30分向都匀急追重庆军,此时寒气逼人,更加下雪,据大尉说,当时只穿贴身的单衣冷得很。从八寨出发穿行稻田六公里,右面可望见龙泉山,从八寨高原再登上高五十米的山顶,穿过高原再翻山,沿山涧直到都匀,皆为弯曲忽高忽低的地形,步行很困难。小路上人马只能排成一列行进。小路的石阶一面是悬崖,而且有三十至四十厘米深的雪,人马皆被滑倒。3日13时,大队长场大尉进到了龙坪(都匀东南13公里)(西面约五公里)的无名小村。

(第十二中队正在攻击正面的约三、四百人的重庆军,作为目标的都匀已近在咫尺之间)。都匀县城位于南北窄东西长的盆地中间,被高约150米的山包围。人口约八千,为桐油、茶叶的集散地,并有海拔726米的无线电局。前卫部队于3日下午进至都匀东牛场(都匀东七公里)西面高地,俯视可见独山——都匀大道。据俘虏说,都匀有一个军司令部和两个旅。当时都匀可能受到友军飞机的轰炸,黑烟滚滚正在燃烧中。15时30分场大尉接到如下电报:

第十三师团12月2日15时50分占领独山,本军决定停止追击立即反转。第三大队应停止追击立即反转。

(据此场大尉下令大队反转。大队兵临都匀城下,官兵们大有一举拿下都匀、贵阳的高昂气概,却接到了突如其来的反转命令。到今天千辛万苦地翻越困难的山路进军都匀,眼看唾手可得最终无奈反转。未能突入占领都匀的沮丧和反转时的不安交织在一起,大伙只得眼含懊恼的泪水一边回望都匀城内的黑烟,一边随大队在下午4时30分许开始反转。)

步兵第六联队第三大队先后攻占三合、八寨后,翻越龙泉山经得禄箐(今龙泉镇得禄村)进入都匀,龙泉山位于今丹寨县城西面,距县城仅0.5公里,南北横卧数十公里,主峰海拔1474.8米,山势苍莽,崎岖蜿蜒,历来就是军事要隘。进入都匀后,涉鸡贾河(清水江),在龙坪(今都匀市匀东镇明英村)西设立大队指挥部。3日下午,前锋荒川曹长率一个小队携重机枪抵达牛场西面高地,离都匀县城最近不过两公里(估计在高基村一带)。此时能看见城内黑烟滚滚,正在燃烧。日军估计为友军飞机轰炸所致。第635页所附“步兵第六联队第三大队都匀东北侧进出状况要图”很直观的展现了其进攻态势(图中龙坪即原明英乡政府所在地茅草坪,地处清水江左侧,此标示在右侧有误,该地大致应为鸡贾村一带)

在《都匀史录之三·抗战纪事》中第64页至79页“都匀御敌记”、第101页至105页“都匀历劫记”和第109页至110页“日军在都匀明英乡的罪行”等文章与《广西会战》可互为佐证。“都匀历劫记”除了证实有日机来袭外,还描述了国民党军队炸毁军火库的情况。那么,日军看到的滚滚黑烟,恐怕不光是飞机轰炸,也有军火库爆炸造成的。假如没有反转命令,日军占领都匀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也算是都匀当年不幸中的大幸吧。日军侵入都匀境内,即便只有短短不足一天的时间,也是我们所应厘清来龙去脉而让后人牢记的。可这一史实,而今又有多少都匀人知晓呢?重要的一点,国内的记述几乎没有提及是哪一支日军部队侵入都匀的,而《广西会战》填补了空白。

都匀老城区所在位置的纬度(约北纬26°15′),比丹寨县城稍稍偏北(约北纬26°12′),因此,严格意义上而言,都匀城郊才是日军入侵中国最终止步的一个地点。

注:

①原文作“牙舟”,有误。

原文意为“南北狭窄,东西长”,实际上都匀城所处坝子是东西狭窄,南北长。

原文作“筑场”,有误。

链接:

http://www.chizusekai.com/nd.jsp?id=392#_np=109_513Scan Image_522.jpgScan Image_522_副本.jpgScan Image_523.jpgScan Image_524.jpgScan Image_526.jpgScan Image_525.jpgScan Image_528.jpg

分享
写评论...